新聞 政務 黨建 視頻 圖片 社區 評論 旅游 電商
客戶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數字報

夜宿農家話脫貧| 房縣:釀黃酒脫貧的“探花郎”

時間:2020-10-19 08:10    來源:湖北日報  字體:  打印  播報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饒揚燦

10月5日,晚7時許。細雨霏霏,房縣大山里已寒氣襲人。

“咣”,大門打開酒香飄,41歲的瞿萬江跑進釀酒作坊,裝瓶、封蓋,50斤黃酒很快收拾妥當,“客人要得急,今晚就托順風車送去。”

房縣土城村,是有名的“黃酒村”。100多戶人家沿209國道建房而居,家家釀酒,戶戶飄香。

2015年,瞿萬江一家為脫貧釀1萬斤酒,起初很擔心賣不出去;今年已釀4萬斤,不愁銷。憑啥?他有3個“全村第一”:全村第一個改造民居,建釀酒作坊;全村第一個網上賣酒;全村第一個用玻璃瓶、瓷瓶代替塑料瓶包裝,“賣相好,價格也上去了”。

帶頭改造民居蓋作坊

瞿萬江家隔馬路不遠,一新一老兩棟房子。新房兩層樓,一樓是釀酒作坊,二樓住人;老屋是土磚房,黃墻黑瓦,掛著酒幌,古色古香,作發酵間兼倉庫。

早年,一家6口人擠在老屋里。奶奶年邁,父母多病,全家靠瞿萬江夫妻倆在外打工掙錢,工資不高,生計窘迫。2014年,瞿萬江腰受傷,做了手術,從此干不得重活。“頂梁柱”塌了,瞿家成了貧困戶。

2015年,村里啟動民居改造,又組織黃酒合作社。瞿萬江將信將疑:“祖祖輩輩釀黃酒,都是自己喝,還能掙錢?”

村干部上門動員:“政府做后盾,你怕啥?”

瞿萬江牙一咬:干!

他第一個簽下民居改造協議,政府補貼8萬元。2015年8月,新房建好,舊房改造到位;9月,村里擔保的免息貸款10萬元到賬,他買了酒缸、糯米;10月,正式開釀。

瞿萬江每天守在酒缸旁。“半個多月的發酵期最磨人,要把握溫度,給酒缸‘增減衣物’。”1萬多斤米釀出1萬斤酒,卻發愁:這么多酒,咋賣?

村里想到了前頭:只要品質過關,合作社統一收購;又組織了4次年貨節,拉動黃酒銷售。

臘月廿六,酒賣完,瞿萬江一算賬,凈賺4萬元。

2016年一開年,他就給發酵房裝空調,添過濾機、灌裝機,擴大規模。當年,瞿萬江釀酒2萬斤,全家脫貧。

獲“全縣黃酒釀造能手”第三名

老屋大門裝著紗簾,瞿萬江進出都側著身子。“黃酒甜,招蟲。”他說,萬一飛進蟲子,酒就變酸、壞掉。

屋內擺著20口大陶缸。糯米經挑選、浸泡,在新房蒸好,拌上曲,送到這邊來發酵。打開一口缸,糯米飯團中間有碗口粗的窩,略顯混濁的洑汁從窩邊沁出,酒香彌漫。

“我家的釀酒技術,既有家傳手藝,也有我自己的改良。”瞿萬江自豪地介紹,他家的酒曲要添加好幾種中藥材,有的為增加甜度,有的利于降溫。一家黃酒企業到村里挑選樣酒,百余家作坊,瞿家黃酒的各項指標最好。

2017年,他將產量提升到3萬斤。2018年9月,房縣釀酒高手比拼,瞿萬江獲“全縣黃酒釀造能手”第三名,中了“探花”。

記者問他:“怎么沒中‘狀元’呢?”

“前兩名都是兄弟鄉鎮的,他們都是科班出身,釀酒理論知識豐富。我讀書少,理論環節不如他們,要奮起直追。”他說,“今年又有一件喜事,我已被黨組織列為入黨積極分子了,要好好努力,爭取明年建黨一百周年時入黨!”

“產量上去,品質不能下來。”瞿萬江請了兩個幫工,并定下規矩:1斤糯米出7兩酒,絕不摻水。“都是回頭客,不能把生意做死了。”

設計新瓶裝老酒

夜深了,家人先睡了。瞿萬江邊和記者聊他的“釀酒史”,邊關注手機微信,“有時客戶半夜訂酒,要及時處理。”

瞿萬江從2016年開始網上賣酒。那年清明節,一位滄州老板去神農架旅游,途經土城村,嘗過瞿萬江的酒,喜歡這味道,加了他的微信,此后每年都買1000多斤。

如今,瞿萬江的微信里有1000多位客戶。他還在淘寶等平臺開了網店,在線上完成近九成銷售。

晚10時39分,一位重慶客戶發來消息,要半斤裝黃酒6壇。

黃酒用壇裝,這是瞿萬江的設計。“以前都用塑料壺,因為黃酒會二次發酵,脹氣,用瓷瓶容易炸。”2017年,他請湖北工業大學老師設計一套過濾設備,解決了這個問題。如今,他家黃酒有7種包裝,包括玻璃瓶、瓷瓶和陶制酒壇,最小的一種是2兩裝磨砂玻璃瓶,小巧古樸。

“精裝黃酒1斤賣50元,價格是普通包裝的兩倍。”半斤裝的酒壇仿古樣式,陶制,深褐色,壇蓋上系著紅綢,6壇一共150元,瞿萬江說,這就叫“提升產品附加值”。

夜深了,氣溫更低了。村里的廣場上還亮著燈,大戲臺彩旗招展。瞿萬江說:“這是有人還在布置黃酒節的會場。縣里把黃酒作為重點產業發展,經常辦節會。鄉親們的釀酒生意肯定能更紅火!”

湖北日報2020年10月19日01版報道。點擊查看原文

( 責任編輯:沈進虎    新聞報料:8110110    版權聲明

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在线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