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 政務 黨建 視頻 圖片 社區 評論 旅游 電商
客戶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數字報

新聞調查·脫貧沖鋒號 | 中國的脫貧攻堅,是各行各業無數人努力匯成的森林

時間:2020-09-06 19:34    來源:央視網  字體:  打印  播報

原標題:新聞調查·脫貧沖鋒號 | 中國的脫貧攻堅,是各行各業無數人努力匯成的森林  

央視網消息:2020年1月10日,貴州省銅仁市下派工作組調研沿河縣22個鄉鎮的脫貧攻堅工作,其中一個小組來到中寨鎮。這是一次不打招呼的突擊暗訪,了解鄉鎮脫貧攻堅工作的真實情況。

沿河土家族自治縣,目前是銅仁市唯一的深度貧困縣,按照貴州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戰略目標,沿河縣2020年要全縣脫貧摘帽。中寨鎮是這個貧困縣里的邊遠鄉鎮,貧困程度又加一層。不過,中寨鎮大坪村的脫貧攻堅工作目前進展比較順利,駐村工作隊隊長魏克飛信心十足。

2013年,中央印發文件,要求各地選派駐村干部,加強脫貧攻堅一線工作力量,實現貧困村駐村工作隊全覆蓋。此后,各級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的干部,卷起行囊,下沉到偏遠貧瘠的鄉村山寨,幫助帶領那里的群眾脫貧。

至今,全國累計選派駐村干部290多萬人。魏克飛就是其中之一。2018年5月,他從鎮政府計生協會副會長的位置上,被選派到駐村扶貧工作隊。

魏克飛所說的文書記,名叫文偉紅,是大坪村的前任第一書記。他原來是縣經濟開發區的工作人員,2018年3月被派駐大坪村扶貧。2019年7月22日下午,他在巡查扶貧項目時意外觸電,犧牲在脫貧攻堅第一線,年僅45歲。在他之前,全國已經有770多名扶貧干部犧牲在工作崗位上。

文偉紅駐村時,這里貧困發生率為27.06%,屬于深度貧困村。對這樣的村落,最好的扶貧策略,就是讓人們搬出去。從文偉紅留下的駐村日記里,不難看出他在這件事情上的投入。

2018年,大坪村開始實施整村易地扶貧搬遷,在村居住村民要全部搬出,舊房子要全部拆除,這里的山川要留給麻陽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。新家條件好,家家有安置房,但一些老人安土重遷,情愿守在老宅子里。

只要老人不想動,扶貧搬遷就完不成。沒有別的高招,只能是一次次上門,一遍遍解釋,臉上要陪著笑,說話要中聽。按文偉紅的話說,就是要用情,動真情。

田小波2017年到大坪村駐村,曾經跟文偉紅一起工作。文偉紅的駐村日記,現在看起來就像他的工作指南。

讓中國將近一億貧困人口實現脫貧,提前十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,這是一項讓全世界驚嘆的偉業。但對于文偉紅、魏克飛這樣的扶貧干部來說,他們的日常工作卻是具體而瑣碎,沒有轟轟烈烈,盡是婆婆媽媽,家長里短。

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。駐村扶貧干部們的心思,其實村里群眾心里是懂的。無論是已經犧牲的文偉紅,還是現在反復上門的魏克飛,他們都懂。

這是文偉紅生前在大坪村留下的最后一段影像。文偉紅兒時的夢想是當解放軍,他把夢想融入了一場特殊的戰役——脫貧攻堅戰。文偉紅從2013年開始,先后到和平村、彭華村、麝香村駐村,所駐村都先后順利出列。駐大坪村450多天,硬化通組路15.7公里,修建了7個飲水池,鋪設水管24.5公里,家家戶戶喝上了安全的自來水,還創辦了烤煙、蜜蜂養殖等村集體經濟。大坪村貧困發生率由2017年的27.06%下降至2018年的22.29%。他動員搬遷了80戶368人,在后來者的繼續努力之下,截至2019年12月,全村已經搬遷1058人。

腳上沾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,一定要真正沉下去、撲下身子到村里去,和群眾打成一片。文偉紅走不了了,魏克飛、田小波們還在走,一家一戶地走,去了解,去解決。這看似簡單的事,卻是扶貧干部最難的事。他們用自己的點點滴滴,去匯聚一項創造偉業的浩蕩洪流。

這些四處忙碌的人,有一個共同的身份,扶貧辦的工作人員。在決戰脫貧攻堅最吃勁兒的時候,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他們的工作更加繁忙。

受疫情影響,春節后農民工外出務工受阻。全國有2700多萬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在外務工,涉及1700余萬個貧困家庭,這些家庭三分之二左右的收入來自外出務工。如果不采取措施,短時間內收入就會減少。

疫情影響的還不僅僅是貧困家庭務工人員的返崗就業。貧困地區農畜產品賣不出去,農用物資運不進來,生產和消費下降,影響產業扶貧增收。扶貧項目開工不足或停工,不能按計劃推進。甚至在一些疫情嚴重的地區,掛職干部和駐村工作隊都暫時無法到崗。這些,都是原來計劃中沒有的內容,都需要人們立即應對。

2020年春節前,宜章縣好人協會的會員們,照例來到他們幫扶的貧困戶家里送春聯,也送上新春美好的祝福。

湖南省宜章縣是羅霄山片區脫貧攻堅重點縣,2016年,為了動員社會力量助力脫貧攻堅,宜章縣支持成立了“好人協會”。

好人協會的成員有道德模范、先進典型人物、愛心企業家等,現如今注冊會員三萬余名,一支有情懷有實力的生力軍,加入到了脫貧攻堅這個戰場上。 

歐美麗是新華村建檔立卡貧困戶,王建球在一次走訪時見到了她。

自成立以來,好人協會直接幫扶困難戶近3萬人次,募集物款兩千萬元,幫助全縣749戶貧困戶、2953人脫貧。其實,不僅僅是宜章的好人協會,在全國各地、特別是貧困縣的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建設試點中,人員資金、平臺載體、項目活動,都在向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聚集。一大批鄉土志愿者成為貧困鄉村里的種養能手和致富帶頭人。在中國,脫貧攻堅成為人人共同廣泛參與的事情。2019年3月,宜章縣正式脫貧摘帽。目標雖已完成,但好人協會卻更忙了,工作更多了。脫貧有日期,扶貧的事業卻無止境。

2020年1月,宜章城里市場繁榮,處處喜氣洋洋,這是宜章脫貧摘帽后的第一個春節。

凌晨四點多,北京的玉米大王李忠躍已經在批發市場等著了。春節前從云南扶貧基地運來的最后一車玉米即將送到。傍晚,它們就將出現在北京市民的春節餐桌上。

李忠躍長年從事農產品貿易,做玉米,只是他的生意。作為一個商人,他是在不知不覺中才突然發現,自己的生意原來與國家正在進行的脫貧攻堅大業,竟有如此密切的聯系。

忙完云南的玉米,李忠躍一刻也沒停,趕在春節前去了趟河北淶源。這里距離北京只有3小時車程,他看中了當地最好的2000畝土地,準備種植鮮食玉米。

河北淶源縣距離北京160公里,是國家確定的第一批貧困縣,也是河北省10個深度貧困縣之一,最窮的村貧困發生率曾經超過80%。經過幾年脫貧攻堅,目前貧困發生率已經降到不足1%。但是,淶源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還有隱憂。農業產業化是淶源四大產業扶貧工程之一,但這里的農民對農產品市場并不熟悉。

把一種先進的生產方式帶到鄉村,需要讓農民看到實際效果。兩年前,茄子大王李軍來到淶源,第一件事就是讓農民放棄多年習慣的品種,改種長茄。但當時農民心存懷疑,積極性不高。

一年后, 南屯村55萬斤長茄上了茄子大王的貨車,開進了北京城,農民畝產增收了8000多元。這是最好的廣告,農民們心悅誠服地跟著大王們干,今年鮮食玉米和長茄的產業規模還會擴大。

玉米大王、茄子大王,蜜瓜大王……北京農產品批發市場領域里幾乎每種蔬菜水果都有自己的大王,號稱“百王”。他們銷量大、信譽好,是北京農產品領域最核心的人脈。大王手把手傳授技術,農戶專心種植養殖,各干各擅長的,最后共同組成一個大家都受益的共贏鏈條。

北京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像一個扶貧的展示平臺,把企業和農戶在脫貧攻堅中的成果展示了出來。

2019年12月18日,是梭梭拉打村彝族刺繡技藝培訓的最后一天。

這個頒獎儀式的總策劃,是武警少校軍官布哈,武警四川總隊派駐四川省昭覺縣梭梭拉打村的扶貧專干。決戰決勝脫貧攻堅,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智慧和心血,人民子弟兵也沒有缺席。

彝族女兒家,人人會刺繡。布哈知道,越是鄉村里的手藝,越受城里人青睞。于是他聯系了縣城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扶貧工坊,請來老師教彝繡技術;又聯系了網絡銷售平臺,為產品包銷;還說動了企業為前來學習的婦女們管飯、發工資、提供獎品,最后還挨家挨戶上門勸說居家的女人們前來參加培訓。一切將她們凝聚起來的努力都沒有白費,這個頒獎典禮,本身也是收獲的節日。在彝族傳統里,對精通刺繡的女人有一個美麗的稱呼,叫作繡娘。經過6天培訓,梭梭拉打村的很多女人驕傲地把這個稱呼據為己有。

梭梭拉打村地處貧窮落后的四川大涼山,2017年時貧困發生率高達34.12%。2017年,武警四川總隊受命將梭梭拉打村作為定點幫扶村。軍隊就是軍隊,雷厲風行、所向無敵、不收戰果、決不收兵,前方是布哈在奔忙,后方是整個總隊做保障。如今,梭梭拉打村已經實現了整村脫貧,而在布哈心中真正的驕傲是,村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。

2020年春節大年初一,武警涼山支隊專門派人到梭梭拉打村,請村里的脫貧優秀代表聚餐,熱鬧熱鬧。扶貧三年,布哈的春節都是在梭梭拉打過的。但是作為布哈,他是多么希望能夠在這一天擁抱自己的家庭。這一天,武警涼山支隊特意安排,給了布哈一個驚喜。

隨著2020年的到來,脫貧攻堅戰進入了最關鍵的一年,布哈深知,將來能否鞏固目前的成果,能否讓脫貧事業走上良性的軌道,最終還要落在百姓自己身上,扶貧,也要扶智。

布哈自己受過高等教育,他從大涼山走出來,深深地知道教育的力量。在他看來,孩子要受教育,大人也一樣。

武警四川總隊設立了獎學金和助學金,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學生都有不同的幫扶措施。對成年勞動力,則是要讓所有人都能有賺錢的本事。 

梭梭拉打的意思,是長滿杉樹的山谷。一棵樹不代表春天,整個森林的生命力才是真正的春意。中國的脫貧攻堅,是各行各業無數人的努力匯聚成的森林。

2020年1月18日,深圳市首屆消費扶貧交易博覽會舉辦,深圳對口幫扶的全國9個省區的眾多企業前來參展。深圳市政府原黨組成員陳彪剛于近期辦好退休手續,他在任時主抓深圳東西部扶貧協作廣西工作。廣西的河池、百色兩地,過去就在他的任務單上,現在他依然牽掛那里。

在1月18日同一天,K952次列車將按照慣例從深圳開出,目的地為廣西河池金城江。但是今天的這一班列車有些不一樣,它被冠以“愛心河池專列”的名稱。在深圳務工的河池籍貧困戶可以免費申請車票,上車前還可以憑車票領到撲克牌和老婆餅。

廣西河池市巴馬瑤族自治縣被譽為世界長壽之鄉,但卻是深度貧困縣。2016年,深圳向巴馬伸出了雙手。在這之后,這個貧困縣里每一個新鮮事物的背后,幾乎都有了深圳的影響。在一個個新建的居民小區里可以看到,本來在山間傳統勞作的人們,過起了城里人的生活。而更有很多貧困家庭的孩子,得到機會去深圳接受職業教育,甚至有可能積分落戶深圳,成為現代化大都市的新市民。

對于巴馬來說,一個經濟發達城市的幫扶,其帶來更深刻的影響,是新的發展觀。2018年,巴馬縣推動建設基金數字小鎮,開始發展新一代智慧型云計算產業。其實,基金數字小鎮隸屬于另一個更為巨大的項目。

以東西部扶貧協作為契機,深圳巴馬跳出了早期單純的扶貧協助模式,提出成立深圳巴馬大健康合作特別試驗區,利用巴馬良好的生態優勢,發展旅游、康養和其它生態型產業,讓一個深度貧困縣以世界眼光、國際標準、地方特色謀篇布局。

在新時代的今天,將綠水青山接軌現代化高新技術產業,深圳巴馬兩家聯合,既推動巴馬的脫貧攻堅,也促進了縣域經濟快速發展。

巴馬縣城的這個地標式建筑,被稱為雙子座,兩座根基相連的大樓分別代表深圳和巴馬,當然也代表中國獨創的東西部協作發展模式。

20多年前,福建幫扶寧夏建立閩寧鎮,開創了東西部協作發展的先河。協調的發展理念,已成為制度創新的生動實踐。

接廣西貧困戶回家的K952次列車從深圳發出,1月19日到達終點,廣西河池金城江火車站。河池市的多個縣派出車輛,接自己的鄉親們回家。

覃茂華韋彩先夫婦是河池市東蘭縣花香鄉坡峨村人,他們也坐上了縣里接人的大巴。覃茂華韋彩先夫妻倆有兩個孩子,都在上大學,讓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決定,增加了這個家庭的負擔,而深圳提供的就業機會成為了夫妻倆艱難時刻的指望。忍受辛苦勞累,忍受和孩子們見不到面,這個春節,這家人得到了安慰!

據國務院扶貧辦發布的最新消息,截至8月底,除今年受災情影響新發生的住房和飲水安全問題外,全國“三保障”和飲水安全存量問題全部解決,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全部完成,扶貧項目、扶貧龍頭企業和扶貧車間全面開工復工,全國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達到去年的106%,消費扶貧金額近1300億元人民幣,東西部扶貧協作協議書任務全面提前超額完成,中央單位定點扶貧責任書任務總體完成。

( 責任編輯:李月    新聞報料:8110110    版權聲明

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在线视频